可可白驹

【论高考与男神的兼容性】

历史老师说得好:“你只需要喜欢上一个人就能学好一个朝代的断代史。”

然而作为一个乖宝宝的我不仅深刻贯彻了这一理论还把范围发扬到了整个古代中国史(什么鬼?!)和所有学科,看谁都像看你亮,从此稳进班上前三不再是梦(其实并不是😂)

所谓有了男神就有了奔头啊,面对恶魔一样的科目们我的思维频道已经自动转换成了这样——

【语文】你亮上能舌战群儒,下能调侃府官,写几篇公文流传今日还要背诵默写天天考,留几分文字都能引得古今无数相粉受宠若惊无限脑补,你不好好学语文说不过去啊……

【数学】你亮亲力亲为点算兵马钱粮,珠算比不过他一念心算,数学不好好学你穿越过去就是负责拖后腿的!还有啊!圆锥曲线是可以算弓弩和投石机的射中概率的!给我好好学!

【英语】原本以为可以逃过一劫,毕竟丞相没有和洋人打过交道,然鹅——你亮力主和诸戎抚夷越,马良也是三天两头往少数民族那边跑……不会点这种语言怎么行啊?!

【历史】连他处的时代背景政治经济文化都搞不清楚你好意思说你喜欢他?!

【政治】一国宰辅虽然不会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十九大,但是上能奉君,下能御臣,治得了邦,守得了国,这政治也是一等一的好啊~

【地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还是老老实实刷题去吧。

成功给自己洗脑的我老老实实刷了一年的题,虽然疲倦欲死,但还是开开心心无怨无悔啊(悲壮脸)

一个和我同样迷丞相但比我正常多了的好盆友,对于理科她是这样解释的——
【物理】木牛流马诸葛连弩,这种机械玩意儿不用物理怎么行?!

【生物】咳嗯,木牛流马属于生物机械工程!如果不对生物有足够掌握也是造不出来的~

【化学】据科学家分析,人的情感都是化学反应与作用的结果,要深入探寻丞相内心深处的隐秘情感就必须学好化学啊

(这样一看好像你和我比病得也没有轻多少啊小伙伴?!)

在高三丧心病狂狂轰滥炸炸到起飞的日子里,我的病成功一步步加重……

首先是考试,尤其是文言文,想象一下一个五大三粗的女汉子对着一张绿得发青的卷子发情的样子——

“啊啊啊啊啊,当与孤共赞王业!这个翻译!这卷子谁出的!我我我谢谢他一辈子嗷嗷嗷嗷!”

司空见惯的同桌戳戳正捂着脸试图冷静下来的我:“老师过来了!你TM给我正常一点!”

在这样的日常熏陶下,我成功的搜集了好几道真题(事实远远不止,还没毕业的同学,带着你们闪亮亮的双眼去继续寻找吧哈哈哈哈哈)
【真题一】
出师表填空默写
(不好意思题太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写的手酸也是痛并快乐着啊~)

【真题二】
改成语:一代贤相诸葛亮肝胆相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出处就不注明了,刷到一定程度你会发现遍地都是这句话有次我还选错了?!)

【真题三】
2017年黑龙江卷文综历史
吕思勉先生说:“假使魏晋之后,在商业上,有运巴蜀之粟,以给关中之必要,木牛流马自会大量制造,成为社会上的交通工具的,不然,谁会保存它?”他意在说明——
我就不写完了,有兴趣的同学自己搜自己做吧,题目还是很好的(尤其是木牛流马这个取材特别的好啊~)

【真题四】
散文阅读——古隆中
问题:
分析句子“寻访历史,不必苛求太多。”
这篇文章还是很令我印象深刻的,尤其是在一堆拿你亮作反面教材的议论文范文里(这里就忍不住槽一句了,这是觉得夸你亮作文不够标新立异所以反其道而行之吗?!!)
(以及,我有很认真的想找什么成都的观星台,六角井的,然鹅,并没有找到😂)

【真题五】
2012广州二模语文卷
实用类文本阅读 嵇康
(哎呀说是写嵇康的,其实里面不知道多少拿嵇康与丞相类比,从样貌到弹琴,从喝酒到制造工艺,写得不错,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于是问题来了:
文中多次将嵇康与诸葛亮相提并论,这样写有什么作用?
(妙啊)

【真题六】
摘录一篇《侯蒙传》
“子玉缢而晋侯喜,孔明亡而蜀国轻。”
(嘤嘤嘤嘤嘤)

小结一下:
能在做题的时候,遇见一个你爱的人,是一件非常的幸福的事。然鹅,经过我无数满是血泪的实践检验,你喜欢他,和你做对这道题,真的毫无关系。

回归正题,当我因为高三的压力而濒临对你亮走火入魔的时候(大概听到小孔成像都会呵呵傻笑,然后念叨好几天的“小孔丞相,又明又亮”这么疯吧😂)我惊奇的发现,我已经在不知不觉地成功带坏(划掉)了我身边的老师同学,他们不仅欣然接受了我突如其来的言情画风和你亮邪教(划掉)而且还养成了这样几个喜闻乐见(丧心病狂)的习惯……

【帮我找题】
A:“喂喂你做了今天历史作业吗?看看那个选做题!看看那是谁!”
我:“我去就算是中外人物评说不要求做,我今天也要把它给干了!”
A:“你要把谁给干了?!”
我:“当然是……我去一言不合就开车,你好意思么?!”

B:“翻到今天地理选做题,不必客气。”
我:“成都的旅游景点图啊啊啊啊啊,好了今天就选这道了,好兄弟一会请你吃糖哈哈哈哈哈”
B:“一杯奶茶不加冰谢谢。”
我:“……滚。”

【上课那些事儿】
地理——人口迁移
“因为人口数量大的关系,人口的自然迁移通常是很漫长的过程,而人为迁移也会很难协调而且艰辛,比方说——刘皇叔携民渡江。”

英语——论翻译的重要性
当得知《三国演义》的英译是“Romance of three kingdoms”,我的笑容渐渐变态。

语文——呵呵
(某堂歇后语课)
“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
“诸葛亮借箭——有借无还”
我亲爱的语文老师端详了这两个歇后语一会儿,得出一个结论:
“咦~这君臣俩真是一个德行。”

(某堂成语课)
师:“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也可以用来比喻人只要真诚忠实,就能够打动别人。”
我:“老师!刘备三顾茅庐算不算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啊!”
看着我充满期冀亮闪闪的小眼睛,我的老师这样回答:
“不算吧,他三顾了啊,不算‘不言’”
面对全班带笑的强势围观,我:
“……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宝宝心塞不想说话。”

(古诗鉴赏课)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我的老师停下饱含感情的朗诵,给我们科普历史,“这一段呢其实是有问题的,周瑜赤壁之战的时候应该娶了小乔有一段时间了,不算‘初嫁’”
某位同学:“为什么不能老夫少妻呢?”
我的老师仿佛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很有道理!不过我觉得大多数人和我一样,关注点都在瑜亮上,所以不必深究。”
我:哎呦呵老师你懂得不少嘛~

(传记文学课)
阅读:《姜亮夫自传》
几乎全程对这名字发呆,亮点自寻哈哈哈

当然也有令人难以启齿的副作用
【场景一】
“TKQ啊,我昨天梦见了明亮cp啊~”
“?????我只知道玄亮维亮云亮瑜亮懿亮啊……你不是站自攻自受吧?!”
“什么跟什么啊,“明”就是我们那个校助TX明啊,怎么样,想象一下现代AU成熟稳重教导主任x冷淡傲娇数学老师是不是很带感啊?”
“……”我一阵沉默,我好基友见势不好撒腿就跑,我拔腿就追,“你T喵的别跑!看我不打死你!把一个头上顶着地中海的老头子许配给我丞相!我去你喵的!倒贴我都不要!你给老娘站住!”
后来——
“你看你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你看你看!孙刘数子如春梦!”
“嗷嗷嗷你打我干嘛?!”
我:“你拆我cp我不打你打谁?!”

【场景二】
我:“哎呦月半你说(月半是我好盆友),我要是穿越去了三国,是不是也能和丞相如鱼得水啊~”
某人对我冷冷一瞥:“人家玄亮是如鱼得水,你是亚洲鲤鱼入侵五大湖。”
我:“……我竟无言以对。”

【场景三】
我的同学:“我跟你讲恋与出新pv了!李怼怼好帅啊啊啊!”
我:“切~你看看她们那一个两个被什么李泽言弄的五迷三道发情的样子,这是春天到了吗?要是丞相站在我面前,还没等我有所动作,皇叔和甜姜就会把一脸花痴的我叉开。”
我同桌:“别人是小女孩思春,你是小女孩思别人春。”(附赠嫌弃翻白眼)

【场景四】
我与李夫人正式开怼
“李泽言有什么好帅的!他早晚要变成李肥言李秃子!”
“哼诸葛亮有什么好喜欢的!诸肥亮!啊不,诸肥秃!”
“敢说我丞相?!来战啊!”
“行啊!战个痛啊!”

总结一句:爱丞相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以及,往事虽然不堪回首,但被怼也幸福啊。

虽然高三生活兵荒马乱天翻地覆,但也正因如此,有很多因为脑洞一闪而逝的感动——

【论摘抄的重要性】
玄亮:时隔五年,他终于有勇气让自己慢慢接受他的光已经不在了,才开始敢于让自己放开被绑住的伤感,去想念。

丞相:人世间的精神,总是固执而瘦削的

姜维:死,是将军的宿命。
(应该是来自纪念戴安澜将军的《采薇》)

书信:草书多见私用“亲而不尊”,不知道丞相写家书是不是用草书,还有“尺度书疏,千里面目”,所谓见字如面,丞相看到家中的来信,想必也会“披封不觉,欣然独笑”吧。

【新闻周刊的笑点】
记得某一期大熊猫抱着饲养员大腿不放的视频刚好作为收尾,我脑补了一下你亮视察民情路过竹林被熊猫缠上的样子……
卧龙熊猫保护区欢迎您
(哎呦我去全班都在安静自习了我还捂着肚子辛苦憋笑)

【一丢丢小可爱】
孔明戴草帽,打一个字——萌

高考除了要男神的激励呢,也要有自己的小目标,我本来是打算帮丞相编订《蜀科》的,没想到到最后虽然如愿进了政法学校,但只能帮丞相做个人口普查啦哈哈哈

其实现在想起来,人生中可能再也不会有那样简单的日子了——
穿着单调的校服,顶着一头鸡毛和战友们在熹微的晨光里一边哈欠连天一边之乎者也,在上课就要眯上眼睛的时候被老师的一句话逗醒然后掏出零食咬一口提神醒脑接着听,下课想着法儿避开班主任的抓包偷偷补眠,要不就暗暗和同学较劲比赛刷题写作业,从早上练到晚上,抬头看着白织灯明晃晃的亮,低头和所有人继续奋战在第一线。

也许会有懈怠也会犯懒,但总会被心中藏着的梦想啊好胜心啊拉回来,不禁意间想起喜欢的人(是男神不是早恋啊喂!)就傻傻的笑一笑流流口水。

我觉得大多数人的三年都很正常很普通,没有成绩无缘无故开挂也没有青春偶像剧里傻白甜的脑残桥段,你我他都在好好努力,努力挣脱一切烦恼压力,苦中作乐;努力笑到最后一刻花一个暑假胡吃海喝到处玩耍。

所以我很开心能够在最苦最简单的日子里有男神诸葛丞相相伴,也很开心即便再那么单调的日子也有文看也有太太可以撩(@自在持晚菘 @舞舜华 @流波浅吟 )我觉得所有的亮粉和你们的作品都是丞相带给我的小礼物~很感谢你们,我也会努力产粮的(啊我的鼻子怎么变长了?)

最后的最后,还没高考的小伙伴们且行且珍惜啊!高考完了的小伙伴努力产粮啊!(被打飞)

新年快乐啦同好们!这是我好盆友画的,都猜猜谁是谁吧~@舞舜华 

真·高三狗暗搓搓去瞅了眼虎啸龙吟里的你亮
其实真的不知道该说啥,第一感觉还以为他俩是反派😂233,尤其幼常,私心以为不太自然……
只是一个小片段,不能以偏概全,这个丞相给我的感觉没有想象中那么坏(那句大汉就足以令我对编剧导演感恩戴德,激动地瞬间哭唧唧,暗暗期待汉家旌旗,拜托别再整个斗大的蜀了)但可能是深受糖果亮的洗礼,再看就怎么看都能挑出刺(虽然真的还不错),嘛,这大概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相信主公这条鱼与我所见略同😅
另:第三幅居然意外的萌萌哒。

章武

蜀主刘备,以章武元年,岁次辛丑,采金牛山铁,铸八剑。一与诸葛亮,上有章武字方。
南朝陶弘景《古今刀剑录》

我是章武剑,由上等玄铁打造,剑身乌黑,刃如秋霜,是昔日汉昭烈帝赐予丞相诸葛亮之佩剑。早在授剑之时,我身上便刻有章武二字,严整清俊的汉隶,是丞相亲手所书。那是季汉开国国号,更是君臣二人毕生的信仰——乐竟为章,止戈为武,兴复汉室,还大乱之世以文景之治。彼时我只是躺在丞相温厚安稳的掌心,凝视着他的眼睛,那里静若渊潭,却隐隐有星火光芒,比那日璀璨的朝阳还要耀眼明亮。我怔怔地看着,一点一点收敛了剑的戾气与锋芒。

第一次见到白羽,是在宫内隔间,先帝于白帝城嘱托后事,丞相进宫侍疾。而我则被丞相放在隔间,那柄白羽扇也在,白净的脸上难掩焦虑与担心。即使如此,他仍留心宽慰我,声音清朗温润。我淡淡一瞥,发觉他眼尾有轻微颤抖,虽极力掩饰,但还是流露出对我身上森然剑气的恐惧。羽扇到底是羽扇,风流名士的雅物,见不得刀光剑影,更遑论凶戾血色,我不动声色的冷笑,没有答话。

丞相一去数日,我暗中盘算着他归来的日子。第23天,丞相一身素缟,面容憔悴地推开隔间大门,大踏步向我走来。他步履匆忙却稳健,衣袂带风,毫不犹豫的将我拿起,扣于腰间,然后转身离去,白羽的羽尖未能挽留住他。临出门我听到白羽凄惶地唤他“孔明!”,回头就见羽扇无助眼神,心下反感顿起,“你不该叫他孔明。”那眼神又转为疑惑,我带着刀剑特有的高傲轻蔑道,“你当称他丞相。”

隔间门缓缓合上,掩住了白羽的嚎啕。

再次见到白羽,已是第一次北伐之后了,丞相班师回朝,面见新君,为街亭之失请罪。一别经年,白羽似乎并无变化,只是羽上积灰,黯淡寥落。

“不料尊驾堂堂丞相佩剑,也肯屈尊顾我一小小羽扇。”言辞犀利刻薄,我知他心中有气,也懒得宽解,只随意扯谎。“府中少许修葺,无奈叨扰几日。”说罢,我便闭上眼,稍作休整,眼前却不由得浮现近日之事。北伐一路顺利,只因马谡纸上谈兵,误了大事,于阵前问斩。丞相极力克制,但泪水却止不住落下,滴到剑身上,灼烧得我身心俱疲。自南征起,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身为武器,我素来不晓如何安抚人心,只得看着丞相汹涌情感像潮水一样退下,留下满目疮痍被被大雪覆盖干净。我没由来的痛恨白羽,痛恨人的情感,倘若丞相只有理性,就不必如此痛苦。

3日后丞相归来,神情坚毅,脊背笔直,沉着目光专注地凝视着我,深邃看不清虚实,锋锐而寒冷。他执起我,轻轻佩于腰间。“孔明。”白羽的声音突然响起,丞相身形一顿,却未做停留,只紧握着我离开。府门吱呀着将白羽的叹息隔绝在内。丞相伫立于门外,温暖手掌一遍遍抚过我身上刻纹——章武。人不能总是沉湎在回忆里,即使回忆里温暖如昨,也不可以因此停下追寻的脚步,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丞相比我更明白前进的意义。

之后的岁月,丞相再没有放下我,直至五丈原秋风渐起,他将我交与年轻的将军,沧桑而粗糙的手掌和另一双温厚安稳的掌心。我恍然见到当初授剑时阳光明媚,听到白帝城下浪涛翻卷。人的生命总是短暂而脆弱,但他们的信念却如流水绵延不绝。章武章武,乐竟里藏着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安稳盛世;止戈里含着蜀道连绵,山河万里的烽火狼烟。丞相的情感蕴藉在兵戈的锋芒里,温柔得一如他凝望成都万家灯火的目光。

不久之后,我再次回到府库见到了白羽。他只是静静地蜷缩着,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无声饮泣。见我来,淡淡问因,声线平和而沉稳。“我只想求你一件事。”我答道。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人,却不让我难堪,“不要随葬,和我去另一个人的身旁。”白羽有些惊讶,但很快平静下来,“蒋琬,费祎,还是姜维?”我不得不承认白羽对丞相的足够了解。是的,三个一起,按照丞相暗中安排的次序。“虽然我不愿承认,我们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丞相。而他们需要继承的,是丞相全部的遗志。”止戈的坚定,乐竟的热爱。

昏暗的府库里,白羽静静的微笑。温润和煦,春风一点点拂绿江南岸。那是丞相的微笑。

【后言】
我是真的超级不好意思啊,这个是我写的舞舜华大大的《器物志》的同人(捂脸),因为拿去参赛所以只有1500左右,很多东西都没法写粗来。感谢大大的鼓励才有勇气发上来。
脑洞,原型都不属于我,但ooc一定属于我。白羽有弱化,估计我会被打吧233
这是个终极短篇,明年我把高考解决之后,很想继续就这个话题写长篇……文笔渣,但挡不住我对章武,对原作者,对丞相的热爱啊……
因为手机常不再手,有评论不会及时回……尽管如此还是鼓励留言拍砖,之后会一一回的。嗯,么么哒。
@舞舜华 比个大大的心❤️

讲真的作为一个高三狗我真的从来没这么嫌弃过老师发的作文范例......这特么算啥?捧曹丞相需要这么毁孔明先生嘛?!我都不忍心一条条去反驳了【扶额】他要是狠辣就不会季汉上下一心,几乎所有人发自内心的敬重了!他一心一意为了江山社稷哪来那么多诗情画意!没有严格的惩罚制度……真的我简直哭笑不得到热泪盈眶啊妈妈的吻!至于刘皇叔,果然是假仁义的套路……
哎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就是来吐槽的,不过写周练遇见先生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嗯,就是最后一张。哎我对的对联果然……其实也还行?!

秋千

*原创,最后两句印象中是《百年孤独》里的
*本是语文作业,不小心动了感情

秋千

小时候,我爬上秋千,急促的呼吸

妈妈坐在我的身边,哼着家乡的童谣

我听见老屋的门,吱呀一响

我看见门口的油菜,金黄金黄



长大后,我坐上秋千,缓慢地摇起

妈妈站在我的身后,推着我来回轻悠

我听见秋千的索,咔嗒一声

我看见索上的天空,瓦蓝瓦蓝



在后来,我站上秋千,恣意的摆起

妈妈守在我的下方,看着我冲上天空

我听见机车的轮,轰隆一碾

我看见老屋的瓦,默然颤抖



最后呀,我坐回秋千,轻巧地荡起

风在我的臂弯里变成灰色

我的身体唱着唯一的歌

*小甜饼
*私设人死后魂魄的年龄会回到命运彻底改变的那一年(比方说丞相去后年龄就定格在了出茅庐时的27岁,至于伯约,嘿嘿都懂)
*短篇(写得不好就不要大意的拍砖吧)
*感谢天使的鼓励@夜来南风止 
“伯约……”
        清朗声音没有沙哑,但还是记忆中的亲切,姜维周身一颤,一直悬在眼里的泪水,簌簌的落在坟前的青草上,又滑进潮湿的泥土。
        丞相……丞相……先生……
        姜维在心里呼唤,却不敢回头。三十年,多少次午夜梦回,神情恍惚,这声音轻轻入耳,待到回首,才发现灯火摇曳中不是故人的眼眸,只是方正木牌上他此生无法忘记的名姓。可那又如何——只是他已死,蜀汉也亡,他有负那人重托,他不敢见他。
       诸葛亮没有再说话,他静静地看着青年挺拔的身影——永远定格在命运彻底改变的那一年。那一年,他26岁。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就像21年前的自己,诸葛亮摇摇头,一切都过去了,再要算来是57年前了。  
        “丞相,维……维有负丞相……”姜维的声音有些哽咽,他似乎在努力压抑,像三十年来每一次思念一样,压到心里去,深埋下去,只剩下永远不苟言笑的坚毅和固执。但是,他唇边带起苦笑,竟是人死多情么,他做不到。这样想着,又是一滴泪,啪嗒一声,打在他眷恋的泥土上。他还未来得及拭去泪痕,一只手轻轻覆在肩上,温凉的一如当年。然后他听到一声叹息,没有无奈,没有悲泣,没有失望,姜维几乎要听错了,他听到了一点不忍和疼惜。
      “伯约……”放下吧,一切都过去了。后半句诸葛亮怔了怔,还是未能说出口——也说不出口。放下,他自己都无法放下,《隆中对》一纸空文,《出师表》湮入风沙,半世辛劳顷刻灰飞烟灭。他放不下,他怎么放得下!诸葛亮顿觉眼前一片血红,但他还是唤着“伯约”将覆在那人肩上的手向后带了带——他要让他转过身来,哪怕,他想,他也许再也无法从他的眼睛里看见那属于青年的澄澈如水,豪情似火。
        姜维依然跪在原地无声饮泣。
        先生,事到如今,我该如何面对你……若是你的眼眸一如当年温柔,只怕我不会低头腼腆而笑,只是失态地放声大哭。
        先生,维有负先生兵法之传,再不能负先生所教给维的,那于礼法中无声的隐忍。
        先生,维不愿失态。
        于是姜维垂下头去,不言不语。
        没办法啊先生,在您面前维永远只会是个孩子。那个杀伐决断的将军,是因为失去您,才不得不坚强。
        一时间,天地只剩下飒飒风响。
        诸葛亮在心里叹息,待到眼中又恢复清明才再度开解:“汉……亡,伯约无罪。”感到掌下的肩膀一颤,他勉强压下内心波澜,努力保持声音平缓。“伯约无须自责。一夫有死,皆亮之罪,何况伯约……伯约之苦,是亮之罪。”姜维浑身一震,连忙转过身拜伏在地:“丞相!得遇丞相是维此生之幸,维纵死无悔!然事已至此,是维无能……”姜维声音哽咽,“有负……丞相……”诸葛亮眼角渐渐湿润,他缓缓半跪下来,扶起姜维,将人轻轻揽在怀里,用手轻拍那坚实的背。“伯约,若是委屈便哭出来罢……三十年,太久了……”姜维头靠在诸葛亮肩上,眼眸大睁,顿时泪如泉涌。
        丞相……先生!维殚精竭虑,从不委屈,只是三十年霜冷长灯,无人再懂维那颗心啊!
        年轻的将军终于不再无声落泪,仿佛找到可以放心宣泄的栖身之所,他放声大哭。
        先生,三十年,维想您,维想念您啊!日日夜夜,只是您已不在,先生……维连梦也未曾梦过您啊!   
      “啊——”姜维仰天大喊,哭得声嘶力竭。
      三十年,三十年!独自行走,无人可知的三十年!
        诸葛亮眼角早已湿润,只是依然轻拍着姜维。
        人生能有多少三十年?伯约,终是亮之过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姜维渐渐平静下来,他嗅到了先生身上特有的墨香,那是连硝烟血腥也无法掩去的安宁味道。于是他闭上眼,靠在诸葛亮肩头,伸出双手缓缓回抱,诸葛亮没有拒绝。
     “伯约,委屈你了。”
      “丞相,维从不觉委屈。”他顿了顿,干涸的眼睛闪过落寞之色,“只是不甘。”这样说着,姜维轻轻从诸葛亮怀里挣出来,看向自家先生。他怔住了。没有消瘦的脸颊,没有突出的颧骨,没有时光的刻痕,眉宇之间没有丞相的不怒自威,一派名士风度中聚有山川之秀。还有那一双眼睛。对,那一双眼睛,唯有那双眼睛,与年轻面容不相协调的眼睛,深邃,沧桑,饱经风霜,里面有刀光剑影,有烽火狼烟,有广袤天地中随风扬起的汉家旌旗。那分明,分明是属于丞相的眼睛,但此刻却意外地盛满了温柔。那双眼,用他再熟悉不过的方式,唤他伯约。
        是了,那是先生的眼睛。
        姜维心下了然,这是27岁的先生。白衣鹤氅,国士无双。
        诸葛亮见姜维怔愣,开口便带了清浅笑意:“伯约不识我了。”他眼看着面前的青年,竟也有些恍惚,一切好像回到多年之前,马上那个耀眼的将军,百万军中也掩不住的少年意气。
        姜维定定地注视着面前的白衣青年,微微一笑。
      “丞相风仪无量。”
        诸葛亮淡淡一笑,抬手拂去青年肩上刚落下的叶:“伯约,你该叫我先生。”说罢便迎向姜维凝视的目光,青年眼里澄明如斯。
      “先生风仪无量。”姜维又说了句,随后不自然地低下头去,腼腆笑意一如当年。
        果真纵使逝者如斯夫,总还是有什么不会变的。这样想着,诸葛亮起身,伸手拉起姜维。
      “伯约,走吧。”
      “是,先生。”
        也无所谓孰是孰非何去何从,我只知道有你的地方,便有天下山河万里。